<noframes id="jj5lx"><form id="jj5lx"></form><noframes id="jj5lx"><form id="jj5lx"></form>

      <form id="jj5lx"><th id="jj5lx"><th id="jj5lx"></th></th></form>
      <address id="jj5lx"><address id="jj5lx"></address></address><noframes id="jj5lx"><form id="jj5lx"><th id="jj5lx"></th></form><form id="jj5lx"><nobr id="jj5lx"><progress id="jj5lx"></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jj5lx">

      <noframes id="jj5lx"><form id="jj5lx"><nobr id="jj5lx"></nobr></form>

      【大道向前·躍上新高地】“中國標準”,精準“降糖”

      2022-06-27 07:33:06 [來源:華聲在線] [作者:段涵敏 趙曉華] [編輯:潘華]
      字體:【

      【名片】

      糖尿病是全球重大公共衛生問題,我國糖尿病患者超過1.4億人,迫切需要有效的干預策略和診治方案。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代謝內分泌科周智廣教授團隊突破糖尿病分型診斷和治療瓶頸,與香港大學、三諾生物傳感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合作完成的“糖尿病免疫診斷與治療關鍵技術創新及應用”項目,獲2020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得到全球廣泛關注。

      ▲6月22日,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糖尿病免疫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科研人員在進行血清標本加樣。本版圖片均為華聲在線全媒體記者 李健 攝

      華聲在線全媒體記者 段涵敏 通訊員 趙曉華

      如何攻克糖尿病一直是醫學界探求的課題。人類與糖尿病漫長的交手中,認知不斷被刷新。

      過去認為,大多數起病于兒童期或青少年期的是1型糖尿病,成年期發生的糖尿病屬于2型糖尿病。

      其實不然。世界衛生組織(WHO)歷經5次更改標準,將糖尿病從臨床分型向病因分型轉變。這意味著,不能僅依靠臨床表現為糖尿病分型,同樣的高血糖背后,發病原因并不一樣。

      如何撥開迷霧找到“元兇”,為糖尿病人實現精準“降糖”?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代謝內分泌科周智廣教授團隊探索了20余年,一步步接近糖尿病的真相。特別是近10年來,他們實現了糖尿病分型診斷重大突破,大大提高了診斷和治療的準確率;創新細胞療法突破治療瓶頸,為治愈糖尿病帶來新希望;制定糖尿病防治“中國標準”,成為WHO糖尿病分型診斷標準的重要依據。

      1.診斷金標準——

      逾1200萬1.5型糖尿病人將得到精確診斷

      “您被診斷為‘1.5型糖尿病’,而不是‘2型糖尿病’?!?月22日上午,在湘雅二醫院門診診室,國家代謝性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周智廣教授拿著劉先生的抗體檢測結果“一錘定音”。

      1.5型糖尿???劉先生百思不得其解。

      周智廣解釋說,“1.5型糖尿病”又叫“成人隱匿性自身免疫糖尿病(LADA)”,由于起病在成人期,早期臨床表現酷似2型糖尿病,極易被誤診。但其實,它的發病原因異于2型糖尿病,以免疫系統緩慢性破壞胰島β細胞為主,從而導致血糖升高。

      困擾劉先生2年多、血糖控制不理想的原因終于找到了。

      善于“躲貓貓”的1.5型糖尿病也曾讓醫生們頭疼不已?!霸谂R床中,有10%左右的患者常常被誤診,導致治療方法不正確而加重病情?!敝苤菑V說,糖尿病病因分型診斷困難,曾是醫學界的難題。

      ▲6月22日,科研人員在進行蛋白提取實驗。

      如何找到“兇手”的“蛛絲馬跡”?

      “線索藏在血液里?!敝心洗髮W代謝內分泌研究所副所長肖揚副主任醫師介紹,當人的免疫系統出問題“誤殺”胰島β細胞時,被“誤殺”的胰島β細胞會釋放多種自身抗原到血液中,比如谷氨酸脫羧酶。面對這些抗原,人體會產生相應的抗體,如谷氨酸脫羧酶抗體,它存在于近七成的1.5型糖尿病患者血液里。

      檢測這些自身抗體,就能證實免疫系統是否“叛變”,從而實現病因精準分型。

      1993年,周智廣團隊查閱國外文獻發現,豬腦中存在高活性的谷氨酸脫羧酶,可提取用于抗體檢測。

      但這種酶在豬死亡后低溫環境中只能保持4個小時活性,如何有效獲取呢?

      那一年,長沙飄雪的冬天,凌晨四五點幾個年輕人就出門到處買豬腦。一拿到豬腦就趕緊裝進保溫桶,趕回實驗室把它放進低溫凍箱,等待實驗時提取。

      無數次的實驗操作和檢測后,當液體閃爍計數儀的計數呈現有規律的高低區別時,周智廣和團隊成員內心欣喜若狂:“抗體被檢測出來了!”他們在國內率先建立了抗體檢測方法,實現了糖尿病分型診斷重大突破。

      但很快,問題又出現了。提取豬腦抗原操作繁瑣耗時,靈敏度和特異度也不理想。

      “一個是解決抗原來源,一個是提升靈敏度?!碧悄虿∶庖邔W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副主任黃干教授介紹,隨著全球分子生物學技術發展,團隊改進制備方法,獲得了量大純度高、免疫原性好的人源性抗原。同時,自主研制了旋轉孵育器,增加抗原和抗體的分子碰撞頻率,讓他們結合“更緊密”,抓“兇”更精準。

      “我們在國內率先建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放射配體法,使抗體檢測敏感性由不足50%提高到82%,成為了當前糖尿病抗體檢測的金標準?!秉S干教授自豪地說,在2012年國際糖尿病免疫學會國際標準化檢測評估中,該院3種常見抗體檢測質量全球排名第一。

      目前,作為全國檢測中心,該院每年接受全國送檢標本2萬余人次。通過篩查,在新發2型糖尿病中1.5型患病率為8.6%。據推算,我國逾1200萬1.5型糖尿病患者將得到精確診斷。

      2. 治療新突破——

      細胞療法另辟蹊徑帶來治愈曙光

      據統計,我國糖尿病患病率已高達12.8%,近40年患病率增加近20倍。

      研發安全有效的糖尿病治愈方案,是患者的迫切希望,也是我國急需解決的重大健康和社會問題。

      ▲6月22日,周智廣教授(中)在向糖尿病患者家屬講解病情及診療計劃。

      1型糖尿病和1.5型糖尿病有一個共同點,都是自身免疫疾病,但前者的胰島β細胞被“誤殺”速度更快,常常起病急、預后差,治療難度大。

      有沒有方法“糾正”免疫紊亂,從而扭轉“誤殺”的局面?

      2012年起,團隊與美國哈肯薩克大學醫學中心趙勇教授團隊合作,在全球率先開展“干細胞教育療法”。

      “就像老師教育學生一樣,告訴免疫細胞,不要再攻擊胰島β細胞了?!碧悄虿〖毎委熀鲜」こ萄芯恐行母敝魅斡岷2ǜ毖芯繂T解釋,這種治療方法是將患者的外周血免疫細胞“T細胞”提取,讓其流經臍血多能干細胞教育器,與干細胞接觸,經過8—9小時的“教育”后,再將該T細胞回輸患者體內。這期間,干細胞可實現信號釋放,并將信號傳遞給T細胞,使其“改邪歸正”。

      項目期內,他們成功治療了來自美國、西班牙、澳大利亞等世界各地的44例患兒。兩年隨訪結果顯示,患者機體免疫紊亂逐漸恢復正常,免疫系統達到平衡狀態,胰島功能下降速度平均延緩29%,胰島功能衰竭比例平均減少23%。有的患者甚至在隨訪的15個月期間,完全脫離胰島素治療。

      治愈的曙光出現,大家的勁頭更足了。

      “大量研究發現,1型糖尿病患者體內調節性T細胞存在數量及功能的缺陷,因而補充有效的調節性T細胞是逆轉攻擊的新希望?!庇岷2ń榻B,2016年,團隊率先在國際上開展了臍血調節性T細胞治療的臨床研究,目前已治療25例,隨訪結果顯示該療法安全有效。

      這兩項創新性細胞療法,突破了1型糖尿病單一依靠胰島素注射治療的局限,2018年至2021年連續4年被美國青少年糖尿病聯盟評為全球領先技術。

      3. 防治新共識——

      “中國標準”造福世界

      有了診斷方法,周智廣看待糖尿病的視角也變了。

      中國的糖尿病“家底”如何?診療方案和歐美有何不同?如何讓最新診療技術惠及更多患者……這一系列問題待解。

      ▲6月22日,科研人員在進行胰島自身抗體檢測。

      基于抗體檢測技術的獨特優勢,湘雅二醫院牽頭組織了3項全國大型流行病學調查,系統闡明了1.5型糖尿病、經典1型糖尿病、暴發1型糖尿病的患病特征與規律,填補了我國在全球糖尿病版圖中的數據空白。

      團隊牽頭制定了首部《中國1型糖尿病防治指南》和《成人隱匿性自身免疫糖尿病診療中國專家共識》,并在全國培訓3萬余名臨床醫師,通過指南和共識,規范基層醫生的診療路徑,給他們提供應對和處理糖尿病的標準。

      糖尿病患者血糖波動大,需要頻繁監測。為實現“血糖儀進口替代”,團隊與三諾生物共同研發生產血糖監測產品,血糖試紙價格降低了57.1%,并顯著提高了血糖達標率。

      這些有價值的臨床研究和應用,成為WHO糖尿病分型診斷標準的重要依據。

      2019年,WHO更新了糖尿病診斷分型,將1.5型糖尿病定義為混合型糖尿病的一種類型。作為亞洲唯一代表,周智廣受邀參加了全球首個《國際成人隱匿性免疫糖尿病治療共識》的制訂,“中國標準”造福世界。

      2020年,國際糖尿病免疫學大會在北京召開。這是1型糖尿病領域的頂尖學術會議25年來第一次走進中國,周智廣擔任了此次大會主席。

      “未來我們將在3個方面繼續推進,一是研究更簡便的抗體檢測試劑,讓基層醫療機構也能實現抗體檢測,惠及更多患者;二是研究出干細胞治愈糖尿病的方法;最后就是實現糖尿病的預防。打一針就能預防,那多好!”周智廣說,保障人類健康離不開科學發展和技術創新。新時代,醫學科技工作者肩負著更大的使命,需要有更大的擔當。

      【青年觀察】

      學醫嗎?令人“上頭”的那種

      郭柯宇(中南大學博士研究生)

      高考結束,我又收到了來自親朋好友的靈魂拷問:“學醫好嗎?”

      今年是我學醫的第八個年頭。汶川地震那年,作為一個四川娃,12歲的我目睹了“白衣天使”的偉大,在心中萌發了學醫的種子。

      我想把這次作為湖南日報青年觀察員的心得與大家分享。我跟著老師們一起看門診、做實驗。感受最深的,是帶孩子來看病的家長。他們問得最多的問題是“我的孩子是不是要終身打胰島素,有沒有治愈的方式?”

      看著他們期盼的眼神,讓我意識到做一名好醫生,僅局限于臨床工作是不夠的,還有很多醫學科學問題要去解決。

      醫學科研之路并不平坦,甚至充滿質疑。聽說周智廣老師在研究1.5型糖尿病之初,就因“這類疾病世界衛生組織還沒有列入目錄,研究風險大”,而收到一些國內權威專家的善意“勸退”。但他堅持:“臨床上有一部分這樣的病人治療效果差,就值得研究?!?

      學醫好嗎?說實話,時間長、耗費大,強度大、作息不規律,非常累。但身邊的老師們無論遇到什么困難,都沒有停下努力和探索的腳步。正是他們的大愛與堅守,給患者和家庭帶來幫助與希望。在門診中,我也聽說了一些患者從絕望中走出,上大學、談戀愛、結婚生子的故事。這就是醫生最大的成就感吧。

      學醫嗎?真的很“上頭”。我越發堅定,學醫是我人生最正確的選擇。

      相關專題:大道向前·躍上新高地

      今日熱點
      焦點圖
      偷情视频无套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