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jj5lx"><form id="jj5lx"></form><noframes id="jj5lx"><form id="jj5lx"></form>

      <form id="jj5lx"><th id="jj5lx"><th id="jj5lx"></th></th></form>
      <address id="jj5lx"><address id="jj5lx"></address></address><noframes id="jj5lx"><form id="jj5lx"><th id="jj5lx"></th></form><form id="jj5lx"><nobr id="jj5lx"><progress id="jj5lx"></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jj5lx">

      <noframes id="jj5lx"><form id="jj5lx"><nobr id="jj5lx"></nobr></form>

      改變大唐歷史走向的巨變

      2022-06-24 09:39:13 [來源:華聲在線] [作者:袁燦興] [編輯:印奕帆]
      字體:【

      袁燦興

      李隆基時期,為了應對邊疆戰事,特意設置了九節度使,其中平盧、范陽、河東三節度使皆歸于安祿山之手。李隆基對安祿山信任至極,其原因也頗為復雜。

      后人常云,唐代的文明是開放的文明,這種開放乃是中原文明對游牧文明(胡文化)的開放。唐代的文明正是在魏晉以降漢胡文化融合的基礎上而獲得蓬勃生機的。安祿山是游牧文明的代表人物,李隆基對其敞開大門,熱烈歡迎,不斷加以拔擢。當然,李隆基寵信安祿山,不單單是看重他所謂的忠心和單純,更重要的是,他想借助安祿山的胡人背景與軍事實力穩固東北邊疆,同時牽制西北各鎮的軍事力量。

      就安祿山而言,他對大唐和李隆基是頗有感情的。他曾使出全力搜羅異域奇珍討好皇帝,甚至拜楊貴妃為“阿娘”。他也曾不斷出兵塞外,想要立下軍功博取皇帝歡顏。君臣二人相交歡愉,祿山之寵,益固不搖??勺罱K安祿山還是反了,他為什么要謀反?

      不同種族、文化的沖突并不是安祿山謀反的根本原因,在安祿山反叛之后,仍有大量胡人效忠唐廷,如哥舒翰、仆固懷恩;此時,也有相當數量的漢人效忠安祿山,如嚴莊、高尚。安祿山的部屬主要來自靺鞨、匈奴、契丹、奚等各部,當然漢人也被大用。他們經由安祿山提拔任用而獲得高位,早已與安祿山緊密地捆綁在一起,形成利益集團。

      他之謀反,是權力與野心迸發的結果。隨著利益集團的壯大,安祿山的權力與野心也在逐漸膨脹,哪怕他不想造反,他身邊的一群謀士良將也已是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要爭雄天下。在當時的情勢下,安祿山內部希望他反叛,唐廷內部如楊國忠等人也希望他造反。楊國忠不過中人之資,能居高位是因為皇帝寵愛楊貴妃,連帶著讓楊家富貴起來。楊國忠為得皇帝專寵曾使盡手段,他希望安祿山造反,然后再以雷霆手段加以鏟除。

      安祿山發動兵變之后,將游牧民族的戰斗本性發揮得淋漓盡致,一批虎狼之將帶領大軍一路勢如破竹、攻城略地。對安祿山而言,戰爭就是單純的戰爭,沒有太多政治斗爭的羈絆。而此時唐廷內部卻陷入權力惡斗之中,是故初期節節敗退。至放棄長安、逃至馬嵬驛時,唐廷內部的權力沖突再也無法掩蓋。太子一派聯合宮中宦官發動兵變,誅殺楊國忠,逼死楊貴妃。此后太子李亨率部出奔靈武,登基稱帝。也正是在靈武,李亨脫離太上皇李隆基后,重新打造了戰爭機器,此后形勢逆轉,唐軍開始不斷收復失地,安祿山、史思明集團在戰場上節節敗退。

      安史之亂是一場殘酷血腥的戰爭。在經歷漫長的戰事之后,安史之亂在名義上告終,但其全面深刻地改變了大唐的政治、軍事、地緣格局。從政治上而言,皇權開始弱化,宦官權力、地位上升,乃至可操控朝政、廢立皇帝。如代宗李豫由宦官擁立登基,順宗李誦被宦官逼迫退位,憲宗李純被宦官所殺,穆宗李恒由宦官擁立登基,宦官為患劇烈,史上罕見。從軍事上而言,戰亂之后,各地軍閥割據,河朔諸鎮擁兵自重,彼此廝殺爭雄。軍閥田承嗣更絲毫不把唐廷放在眼里,乃至敢為安祿山、史思明立祠祭祀。從地緣格局上而言,由于內戰牽涉,唐廷放棄了安西等地,在戰略上處于收縮狀態,廣闊的中亞地區此后與儒家文明絕緣,其影響直至今日。

      安史之亂深刻地影響了后世中國的走向。錢穆認為:“唐中葉以前,中國經濟文化之支撐點,偏倚在北方(黃河流域)。唐中葉以后,中國經濟文化的支撐點,偏倚在南方(長江流域)。這一個大轉變,以安史之亂為關捩?!遍L期戰亂導致北方生產力大受破壞,大批北方民眾四處流徙。而由于許遠、張巡死守睢陽,使安祿山一直未能南下,南方得以保全,生產力未受破壞。未被戰火燃及的南方成為北方人口遷移的主要方向。北方人口的大量南下不但為南方帶來了大量寶貴的勞動力,也將北方先進的生產技術帶入南方,使江南的經濟日益發達,并最終凌駕于北方之上。隨著南方經濟的不斷發展,南方與北方的差異越來越大,最終通過中央王朝的調控和運河資源的調配,以及儒家思想的同化才融合在一起。

      不獨經濟重心開始南移,安史之亂還導致了長安、洛陽的衰落,中原王朝的政治重心也開始轉移,五代之中只有后唐定都洛陽,其他四朝乃至北宋以后的各個王朝均不再定都于長安、洛陽。

      (《大唐之變:安史之亂與盛唐的崩裂》袁燦興 著 岳麓書社出版)

      今日熱點
      焦點圖
      偷情视频无套进入